•   月薪五千多的小裴,每月会给父母寄一千元生活费,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了一年多。

      但最近,因为这事,小裴的女友却和他闹起了别扭,希望他能取消这笔费用,小裴对此感到委屈又生气。

      小裴全名叫裴鸥,今年岁,目前在重庆一家家装公司从事设计工作,与同事合租于大龙山轨交站附近的一小区。在大家眼中,裴鸥是个孝顺的孩子,裴鸥的合租同事钱永亮告诉记者,裴鸥自从转正以来,每个月发工资后,就会给其在巫溪老家务农的父母转去元。

      裴鸥说,父母供养自己在主城读到大专特别不易,他读书的时候就反复跟父母念叨:“等我拿了工资,就每个月给你们寄生活费。”

      年月,裴鸥转正后,每月业绩加提成约为五千余元,从那时候起,他就履行自己的承诺,每个月给父母汇一千元,“我爸腰不好,但经常接私活给别人家做木工活,我就想以后让我爸不再这么辛苦,还打算以后工资高了再多寄点。”

      今年月,裴鸥脱离了单身行列,在朋友介绍下,认识了从事营养品销售工作的轩轩,开始了甜蜜热恋。

      月初,轩轩搬来出租屋和裴鸥同住,并提出要接管裴鸥的工资卡,但裴鸥提出,自己交卡可以,但他每个月要邮一千元给自己父母,轩轩听闻之后,立刻脸色大变。

      轩轩认为,裴鸥现在收入很低,每个月房租水电就要花一千元,各种开销也都很高,还要为未来买房生活等存钱,如果寄一千元给父母,基本上每月就只能月光了,她希望裴鸥能跟其父母商议一下,暂停寄钱。

      裴鸥对此很生气,觉得孝敬父母天经地义,如果突然停止寄钱,父母肯定会伤心且乱想的。裴鸥告诉记者,就因为这个事情二人僵持不已陷入了冷战,“你们能帮我劝劝她吗?”

      最近,有媒体记者联系上轩轩,她告诉记者,其实她父母也在农村生活,但是父母都表示,自己还能劳动,城市打拼生活成本实在太高,让轩轩不要给他们寄任何钱。

      “我觉得尽孝肯定要尽,但是也要考虑到现实的情况。”轩轩说,用钱的地方还多,不能说她没孝心。秃不准,秃不准的原因

    上一篇:

    下一篇:

    消声器
    消声器
    2019-10-26 10:27
    阅读数 2881
    评论数 1
I'm loading